不善争论,请勿转载。

【Sara。】千秋万岁

以为感慨一下子就会过去的,昨儿晚上失眠却是为它。
三个小时的电影,一场高考语文的时间,虽然我看过的电影不算多,可是很少有让我有这么真实的触动。
大学以来散漫了心野了人却宅了,去看电影也只是凑一凑同学的热闹。热闹不能瞎凑。
萧红就是那个样子的。长了一张汤唯的脸,落魄时顶着一头绞在泥里的海藻一样的乱发,利落时绑着两条粗短的麻花辫,也有小资的时候盘起头发戴着一顶大红色的小洋帽。一个临危不乱的奇女子,羸弱的身体,闪亮的眼睛,生动而锐利的笔锋。
剧情上不想多做赘述,只是想到的一些,有些不说出来不痛快的意思。
萧红原来是叫张乃莹的,写《生死场》的时候才用了笔名萧红,那是在她认识了萧军之后。有了萧军,才有萧红。后来朋友们称他们“二萧”,也是对他们二人关系的承认。直到二萧宿命的分离,直到萧红死去,她依然是萧红,不姓张,却是姓萧。
“以后又有多少人会读我写的那些东西呢?倒是我的绯闻会永远流传吧。”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,她这么说。她和萧军和端木蕻良。她爱萧军,萧军爱她,端木爱她。最后她和端木结婚。“为什么你能和端木能一起生活三四年呢?”“筋骨若是痛得久了,皮肉偶尔痛一痛也就没什么感觉了。”她和萧军的感情痛在筋骨,和端木只在皮肉。可是啊,在共同度过最痛苦的日子以后,在明明可以选择长相厮守的时候,一个只想安静写作,一个却要投笔从戎。萧红知道自己时日无多,她求他,他头也不回。就这样,等到他回头的时候,已经物是人非。端木是苍白而懦弱的,却也只是这样苍白的瓷器似的人,才能护她周全,守她到死。一朵脆弱的花放在脆弱的瓷瓶里,就像这样。影片里萧军是有过两次出轨的,萧红都知道。朋友们说萧军不及萧红写作天才,萧军无法辩驳,他的反应之激烈愈加体现他无法不承认,可是他不允许自己承认。一点点开裂的感情,最后再也无法修复。
我竟然在想,如果萧红少活了和端木的那三四年,最后死在萧军怀里,是不是,她的人生就不会显得那么悲惨。生命终止的哪一点,才能对一生断言。有了结果,过程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萧红的一生都在逃离。少年时逃婚由此一生漂泊,负债时逃离旅馆跟随萧军,战争时逃离战场离开萧军,她看清了和萧军不会有未来于是“永远分开”,甚至她的两个孩子,都被她舍弃。可是啊,她逃离掉的东西,都在她的文字里存在和缅怀。
影片的最后,萧红几度在生死之间徘徊,她挣扎她抽搐她沉默她回忆。我在离她很远很近的地方浑身发抖。直到她永远地闭上眼睛。
【黄金时代】。
千秋万岁名,寂寞身后事。

评论

© IMSara水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